從上海試點看網絡小貸監管:堅守原則底線,整頓不搞“一刀切”

發表時間:2017-12-19 17:45作者:鄭楊來源:《財經》雜志網址:http://news.163.com/17/1215/11/D5MMT86R00018AOR.html

  網絡小貸和“現金貸”這兩個不同的范疇存在一定的交叉和關聯。監管者應從嚴把控、審慎試點。在此次集中整治中,可分類處理,不搞一刀切,并以此為契機,建立金融監管的長效機制。


  試點初心:服務實體經濟


      2008年5月,銀監會和人民銀行聯合發布了《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銀監發〔2008〕23號)。文件的出臺正式拉開了全國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序幕,首開地方金融機構“地方審批、地方監管”之先河,至今仍是指導小貸試點工作的最高層級文件。追本溯源,其制度設計是為了有效配置金融資源,引導資金流向農村和欠發達地區。經過近十年的蓬勃發展,目前全國已有近萬家小額貸款公司。作為草根金融組織的小貸公司,發揮了其金融毛細血管的作用,在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的“短、小、頻、急”的資金需求、助力地方經濟發展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上海是全國較早開展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地區,目前已有128家小額貸款公司,注冊資本達207億元,為本市“三農”和小微企業發展提供了較好的金融支持。在這些公司試點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批綜合運用互聯網作為獲客渠道,依托即時場景、網絡消費和交易數據分析,在網上完成申請到放款到最終還款全流程的小貸公司。這類從事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貸公司自身業務快速發展,改善了小貸行業的業務結構。


  在目前上海128家已設立的小額貸款公司中,有14家開展了網絡小貸業務,其中實際運營的有13家,注冊資本總額達到42.50億元。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貸款余額32.64億元,貸款筆數53.95萬筆,貸款用戶38.80萬戶,融資余額7.64億元,平均貸款利率11.57%。


  這些從事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與傳統小貸公司相比,呈現出明顯的特點:一是網絡小貸的業務規模發展速度快。網絡小貸業務發展一旦業務模式清晰,則具備一定的爆發力。二是“小額、分散、短期”的小貸業務特性得到充分發揮。三是與傳統小貸比,網絡小貸呈現較好的風險控制水平,逾期率低于傳統小貸模式。但與此同時,也一定程度上存在法人治理結構虛化、業務透明度不夠、信息披露不足等問題。


  需要澄清的一點是,從嚴格意義上講,上海并沒有批設過網絡小貸公司或者是互聯網小貸公司,而是允許符合條件的小貸公司從事網絡小額貸款業務試點。目前,上海有14家從事網絡小貸業務試點的小貸公司。它們并不是一類新的小額貸款公司,而僅僅是獲得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試點資格,是小貸公司嫁接了互聯網技術手段的一種創新。


  上海在開展網絡小貸業務試點上是非常慎重的。本市在2016年底出臺了《上海市小額貸款公司互聯網小額貸款業務專項監管指引(試行)》(下稱:《監管指引》)?!霸囆小眱蓚€字,體現出我們對這一試點的審慎態度。


    《監管指引》的出臺有兩方面的考慮:一是現實的需要,不少互聯網企業提出在本市開展網絡小貸業務的申請,當時國家金融管理部門對網絡小貸業務尚未出臺統一的專項監管指引,只能靠地方自己摸索。二是網絡小貸業務具有自身的鮮明特點:比如業務范圍遍及全國、純線上運營、經營模式特殊、依靠大數據實行自動審批、放貸筆數數量巨大等。同時風險點也很特殊,如客戶身份識別風險、數據安全風險等較為突出。


  網絡小貸業務突破了地區限制,風險點不少,一旦產生問題,處置難度較大。所以必須要嚴格準入,同時還要加強監管。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上海市才出臺了《監管指引》。


從嚴把控,審慎試點


  只有管得住,才能放得開。上海始終把“管得住”放在第一位,網上業務的無邊界性、平臺之間風險的交叉傳染性、龐大客戶信息的安全性、融資杠桿的適當性等,都是網絡小貸業務監管面臨的難題。在制定《監管指引》時,上海從六個方面提出了較高的監管要求,并得到了國家金融管理部門的高度肯定。具體有“六關”:


第一,主發起人關。小貸公司從事網絡小貸業務,其主要發起人必須要有很強的資信和實力,我們認為必須是國內排名靠前的互聯網企業,或者是有互聯網平臺支持的全國性大中企業集團。此外,對發起人背景和資信情況也有明確要求。上海還嚴格審核盈利模式,比較歡迎圍繞主發起人產業鏈或供應鏈的業務模式。這兩年上海新批的小貸公司,都要求主發起人是上海企業,要符合金融企業屬地監管要求,同時不支持一家集團在多地發起設立或開展網絡小貸業務。


第二,法人治理關。針對前期法人治理虛化的問題,上海提出試點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總經理以及有關產品、風控、運營部門等關鍵管理崗位的負責人,不得同時在小額貸款公司主要發起人企業(集團)兼職,必須專職、專責、到位,并在本市辦公。上述人員發生變更需及時報備,確保一旦產生問題責任能夠追究到人。


第三,資金關。在貸款金額方面,上海依據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的要求,率先在全國提出,對于網絡小貸業務的貸款筆均金額作出限制,即借款人為自然人的上限原則不超過人民幣20萬元;借款人為法人或其他組織的上限原則不超過人民幣100萬元,以防止P2P公司借小貸公司名義開展業務,進行監管套利。在融資方面,嚴格控制杠桿倍數。在放貸賬戶方面,公司的放貸資金(含自有資金及外部融資資金)須實施專戶管理。在貸款資金用途方面,禁止發放“校園貸”和“首付貸”,禁止發放貸款用于股票、期貨等投機經營。


第四,風控關。上海對風險控制體系提出了明確要求。公司應建立從客戶身份識別到貸款資金流向跟蹤的全流程風控體系,包括基于大數據的風控模型、風險識別的機制、風險監測的手段、風險處置的措施等。


第五,系統關。上海提出了對業務信息系統和業務資料保存的具體要求。業務信息系統須具有完善的防火墻、入侵檢測、數據加密以及災難恢復等網絡安全實施和管理制度,保障系統的安全穩健運行和各類信息的安全。公司應記錄并保存包括業務申請、貸款合同和放款資料等數據和資料的電子文檔,并定期開展安全評估。


第六,合規關。在信息披露方面,公司應有獨立的網站(頁),顯示公司的基本信息,還應對本公司提供的相關產品進行詳細描述。在負面清單方面,明確提出一些禁止性規定:如禁止通過互聯網小額貸款平臺進行非法集資和吸收公眾存款;禁止通過互聯網小額貸款平臺為本公司融入資金;禁止未經批準同意開展信貸資產轉讓及相關業務等。


  通過上述六道關口的把控,上海的網絡小貸業務具有較好的合規性。一是在資金運用方面,網絡小貸業務平均單筆金額不到1萬元,遠低于傳統小貸,嚴格符合貸款“小額、分散”的要求。二是在利率方面,網絡小貸業務平均利率為11.57%,也嚴格符合國家最高限額24%的要求,在全國也算比較低的。三是在融資方面,截至2017年9月末,上海試點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融資余額總計為7.64億元,融資率為18.5%,嚴格符合50%銀行融資比例的上限要求,而且全部為銀行融資,沒有進行資產證券化出表。


堅決清理違規


  去年4月份開始,國家金融管理部門啟動了對互聯網金融的專項清理整頓。我們當時判斷,會有不少違規的P2P網絡借貸平臺等互聯網金融公司借機洗白,借成立網絡小額貸款公司的名義從事網絡借貸業務,所以在去年出臺的《監管指引》中設定較高的門檻,也有把這些想鉆空子的企業擋在門外的考慮,實際上也確實發揮了作用,上海至今沒有一家以P2P公司為主發起設立的小貸公司。


  從全國的情況看,有所不同。由于各地監管尺度不一,對股東資質審核標準差別較大,同一公司在多地設立網絡小貸公司情況較多,部分網絡小貸公司通過資產證券化方式實現資產出表的問題較為突出。甚至部分網絡小貸公司業務異化,從事“現金貸”等業務。


  近期,多家媒體報道了“現金貸”違規亂象,引起社會高度關注?!艾F金貸”以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等為特征,近年來借助網絡平臺瘋狂發展?!艾F金貸”模式較多,如助貸模式、類資產證券化模式、直接放貸模式等,本質上是以高利息覆蓋高風險??傮w上看,“現金貸”業務存在以下危害:一是畸高利率?!艾F金貸”貸款利率畸高,還收取砍頭息、高額逾期滯納金等,年化利率最高可超過500%,遠超24%的紅線,具有很強掠奪性。二是利費不清。用各種名目收取手續費、信息認證費、快速信審費、賬戶管理費、風控服務費等費用,規避利率紅線。三是過度借貸、重復授信?!艾F金貸”門檻很低導致過度借貸,畸高的利息導致債務快速累積,貸款人被迫從其他平臺借新貸還舊貸,陷入以貸養貸的債務陷阱。四是不當催收?!艾F金貸”機構采用暴力、恐嚇、侮辱等方式催收貸款。如強制獲取貸款人通訊錄等個人信息,一人欠款親戚朋友飽受騷擾。五是侵犯個人隱私。以“大數據”為名竊取、濫用客戶隱私信息,并明碼標價在“現金貸”平臺、中介之間倒賣客戶信息。上述違規違法行為,風險和危害極大。近期一些“現金貸”代表性機構高調扎堆赴境外上市,進行監管套利,更是引起了國家金融管理部門和社會高度關注。


  早在2017年初,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就發布通知,將“現金貸”納入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的工作框架。至11月2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于立即暫停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自即日起各級小額貸款公司監管部門一律不得新批設網絡(互聯網)小額貸款公司,禁止新增批小額貸款公司跨?。▍^、市)開展小額貸款業務。11月23日,國家金融管理部門專門召開會議,對下一步規范“現金貸”業務和網絡小額貸款公司專項整治工作進行了部署。12月1日,《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正式出臺。


  此次清理整頓,按照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的精神,強調了“設立金融機構、從事金融活動,必須依法接受準入管理”的原則,有利于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另一方面明確了“現金貸”業務的開展原則,對其本質特征、利率紅線、融資來源和杠桿率、貸款對象、貸后催收、客戶信息保護等提出了明確要求,有利于促進金融業務活動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上海將嚴格按照國家金融監管部門確定的原則和要求,制定本市的整頓計劃,全力做好“現金貸”和網絡小貸專項整治工作,堅決守住風險底線。


分類處理,建立長效機制


  從更廣的角度看,當前的“現金貸”清理規范工作可以作為一個構建地方金融監管體制和長效機制的良好試點樣本。


  網絡小貸和“現金貸”這兩個不同的范疇存在一定的交叉和關聯。從目前情況看,部分沒有放貸業務資質的“現金貸”平臺,借殼網絡小額貸款公司,利用其具有合法放貸資質、無業務地域限制、融資方式較為靈活等優勢,違規從事“現金貸”等業務。對此類情況,按照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的精神,必須堅決予以嚴厲打擊。另外,一些網絡小貸公司或者自身違規開展“現金貸”業務,或者為“現金貸”平臺提供資金支持,也要予以集中整治。目前上海正在根據要求組織排查,從日常檢查情況看,上海絕大部分網絡小貸業務是圍繞場景和供應鏈來開展業務的,如發現違規者,將嚴格按照中央要求進行清理整頓。


  另一方面,清理整頓也絕不能搞“一刀切”。在操作過程中要做到三個區分:一是要區分“現金貸”和消費信貸?!艾F金貸”的特征是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等,從貸款對象、利率水平、風控力、催收手段等來看,與消費貸款有本質區別。二是區分“現金貸”業務的各類參與主體。目前,P2P網絡借貸平臺、互聯網金融企業、網絡小貸公司、部分持牌金融機構等均有涉及“現金貸”業務的情況。網絡小貸公司只是參與“現金貸”業務的機構之一。三是要區分正常網絡小貸業務和違規“現金貸”業務。重點是打擊違法違規從事“現金貸”業務的網絡小貸公司,對于依法合規從事正常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特別是發起人背景和實力強大、信譽良好、有開展網絡小貸業務真實需求,而且其業務產品確實服務于實體經濟、服務于產業鏈、或具有真實消費場景的小貸公司,依然要支持其試點和正常發展。


  在此次中央對網絡小貸進行整改之前,上海正在分批對已經開展網絡小貸業務的公司對照《監管指引》的要求進行整改。接下來,上海將嚴格按照國家金融管理部門制定的批設標準和監管標準對網絡小貸業務進行試點和監管。


  規范發展網絡貸款業務,離不開長效監管機制的保障,這主要有以下三個層次:


一是要進一步形成統籌協調的金融監管體制。目前,新的金融監管體制正在逐步形成。中央已經設立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對地方政府來說,要在堅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權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統一規則做好地方金融機構監管工作,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對于地方金融機構監管工作來說,由中央制定統一規則,地方負責監管,中央負責督導檢查,這將是未來的一個長效工作機制。


二是要建立更加高效的監管機制和明確的監管規則。網絡借貸包括個體網絡借貸(即P2P網絡借貸)和網絡小額貸款。目前,網絡借貸已明確由銀監會負責監管。針對當前小貸公司監管規則不明確的問題,銀監會等正在研究修訂2008年制定的小貸公司監管規則?!艾F金貸”規范清理工作不僅涉及P2P網絡借貸平臺、互聯網金融企業、銀行業金融機構和網絡小貸公司,還涉及大量非持牌機構,需要按照堵疏結合、標本兼治的原則,集中各方監管力量,多管齊下、綜合治理。我們將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指導下,在人民銀行和銀監會的領導下,加強央地聯動和部門協同,做好具體監管工作。


三是要形成機構監管和行為監管并重的監管思路。機構監管是行為監管的基礎,行為監管是機構監管的方向。對網絡貸款來說,銀監會負責行為監管,制定負面清單,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地方金融監管部門負責機構監管,做好準入管理和風險處置。在金融創新過程中,金融產品與服務的范圍在不斷變化,金融機構的邊界也在不斷變化,監管規則和監管邊界也需要不斷變化。網絡小貸如何發展和監管,應作為地方金融機構發展和監管長久而重要的議題之一。此次規范整頓可以為深化這一議題提供一個很好的樣本和契機。


(作者為上海市金融服務辦公室主任,編輯:袁滿)

(本文首刊于12月11日出版的《財經》雜志)

【作者:鄭楊】 (編輯:文靜)


通華小貸
總部地址:北京市朝陽區融新科技中心E座
滬ICP備18000484號-1 |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9326號
客服熱線:
400-1067-666
10:00-19:00
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易產品如若屬于高風險、高收益投資品種
投資者應具有較高的風險識別能力、資金實力與風險承受能力
投資者應合理配置資產、不應用全部資金做投資,不應借錢來做投資